易安一枝花

这里是个暴躁的老花,flag经常倒,来了就适应一下。

Chefchaouen.


/文笔普通,将就着看
#带一点点ooc吧


*Chefchaouen(舍夫沙万):
世界上第二蓝的地方,是一个坐落于摩洛哥的小镇。




In the summer.

The one
窗外的蝉叫个不停,傅韵哲坐在角落的地板上,端着作业,脑子里都是刚刚练习的舞蹈动作。丢下了水笔,揉了揉太阳穴后抬起头,看着屋里的小朋友们闹作一团。


屋子里的灯光不算刺眼,很温和,但让人看起了就觉得很热。


舞蹈老师出现在门口,小朋友们并未察觉,便伸手敲了敲门,一下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们今天要加入一位新成员了,大家欢迎一下。”


老师微微移开身子,身后的余沐阳便出现在大家眼前。


“大家好,我叫余沐阳,可以叫我鲨鱼。”


小朋友们对于新来的朋友很热情,一会余沐阳便和大家熟了个遍,当然,除开角落里的傅韵哲。


余沐阳出现在傅韵哲眼前时,傅韵哲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他长的有一点点好看。


“你好,我是余沐阳。”


余沐阳瞅着角落里的傅韵哲,主动过去打了个招呼。


“你好,傅韵哲。”


The two
余沐阳对傅韵哲有一点点喜欢,不过,还是讲不出是哪种喜欢。


不过余沐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些喜欢上傅韵哲了。


可能是,有时大家练完舞后,两人坐在角落一起做作业,当余沐阳碰上难题,傅韵哲细心讲解后的微微一笑。


可能是,午餐时间,有了余沐阳爱吃的菜,傅韵哲会将自己的那份,偷摸摸递给余沐阳。


可能是每天晚上傅韵哲和余沐阳一起巩固舞蹈动作,再顺便夸夸余沐阳的进步。


相处了一个月,余沐阳彻彻底底地粘上了傅韵哲,甩也甩不掉。


于是,在小朋友们口中,傅韵哲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钓鱼高手。


The three
傅韵哲最近对新来的朋友有点上心!


室友莫文轩对上铺的夏千喆再一次念叨到。


“你今天已经对我说了无数次了啊。”


夏千喆抱怨到。


莫文轩挠了挠头,躺了下去,又坐起来。



“可傅韵哲自从余沐阳来了后,真的就怪怪的。”


上铺的夏千喆叹了口气,


“管他呢,可能碰上知音了呗,睡觉吧,可别折磨我了。”


夏千喆瘫在床上,莫文轩则坐在冥思苦想,想来想去,想不出缘由,只好躺了下去。


快入秋的晚上没有夏天的晚上那么热了,风也很轻柔。


微风轻轻划过,两个小朋友早已双双进入梦乡,脸上还带着些微笑,估计,是做了个香甜的梦吧。


The four
傅韵哲最近也感觉自己怪怪的,他从来没有对朋友这么上心过。


大概是因为余沐阳跟大家不一样?


可,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傅韵哲不知道。


傅韵哲只知道,反正余沐阳在自己心中,就是和大家不一样的,是,有点特别的存在。


好像,是有点喜欢。


The five
一个月匆匆忙忙地过去了,是九月。


就九月的第六个日子,一个有点隆重的日子。


“鲨鱼生日快乐!”


余沐阳被簇拥在人群中,每人脸上都笑得灿烂,只不过余沐阳旁边傅韵哲脸上的笑,有点不一样。


不过,是哪里不一样,就有些说不出来了。


“快点快点,许愿!”


小朋友为了烘托出气氛,屋里的灯都灭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蜡烛。


余沐阳将愿望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侧脸看了看身旁的傅韵哲。


两人站的很近,近的余沐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傅韵哲呼出来的热气。


两人对上眼,余沐阳又慌忙移开,他可不能让傅韵哲发现他脸红了。


余沐阳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边平静心情,边许愿。


1.希望有一天可以去舍夫沙万度假


2.也希望我的钓鱼高手也可以一起去。


The six
生日会在大家的嬉笑声结束了,余沐阳洗漱好后便坐在床上一一回复微博里的生日祝福。


待小武哥催大家睡觉后的一会,傅韵哲坐了起来,探头探脑的看了看隔壁的夏千喆和下铺的莫文轩,还好,都睡着了。


余沐阳他不用看,因为下铺那咀嚼的声音他听的清清楚楚。


傅韵哲伸手敲了敲床架。


“鲨鱼。”


余沐阳坐在床上吧唧吧唧地吃得开心,却没想傅韵哲也还没睡着。


“啊?”


上铺的人勾了勾手。


“上来。”


余沐阳看着那只伸出来的手,愣了愣,接着一抹嘴边的零食屑子,麻溜地爬到了上铺。


傅韵哲躺在上铺等着他,待余沐阳爬上去后,一把掀开被子,将他拉了进去。


余沐阳被突如其来的一拉弄得有些发愣。


“这是干嘛呀。”


傅韵哲一个转身,侧着躺在了余沐阳旁边,再慢慢凑到余沐阳的耳边。


“生日快乐。”


傅韵哲的鼻息撒在余沐阳的耳朵上,又将余沐阳的脸弄个通红。


“你,你矜持一点。”


傅韵哲轻笑了一声。


“你啊,平常都大大咧咧的,怎么,才这样就害羞了?”


傅韵哲一把揽过余沐阳,脚也毫不客气地搭在了余沐阳身上。


“今天陪我睡觉。”


余沐阳半入了傅韵哲的怀抱,脸羞得个通红也不忘记还口嘴。


“我看你就是拿我来当抱枕的。”


The seven
暑假还有一段日子,天依旧有些燥热,训练也不停息,出去玩的事还在傅韵哲脑子里荡。


如何不告诉任何人人而偷摸摸得跟黄校友请个假再顺便把鲨鱼带出去呢,可真是一件难事。


傅韵哲前几天无聊,翻余沐阳手机相册时,不知道怎么就翻出了舍夫沙万的图片,是很美呢。


看看暑假剩下的时间,出去玩一趟,应该够吧。


傅韵哲想着便开始收拾东西。


傅韵哲做事效率很高,没一会,假也请好了,东西也收拾完了,好像还差点啥。


哦!钓鱼!


The eight
傅韵哲出现在教室门口,教室里的余沐阳还在训练着今天学的舞蹈。


待余沐阳跳完后才发现了傅韵哲的到来。


“哲哲你怎么来了。”

傅韵哲走进教室,拿起了地上的未开封的水,边走边拧,走到余沐阳身边时刚好拧开了。


“跟你讲些事。”


傅韵哲将手中的水递给余沐阳,余沐阳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嘴角开始上扬。


“谢谢哲哲。”


傅韵哲转身坐在了余沐阳的身边。


“鲨鱼,暑假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余沐阳刚喝了口水,听到这句话后,一脸的惊喜又带着些不相信的成分。


“真的啊,好啊好啊,去哪里?”


余沐阳放下水瓶,手渐渐挽上傅韵哲的手臂。


“不告诉你,反正,你跟我去就是了。”


The nine
傅韵哲的保密工作做的不是一般好,待余沐阳上了飞机都不知道去哪。


“哲哲,你就告诉我嘛。”


余沐阳的脸凑到了傅韵哲的肩膀处,傅韵哲一回头,两人的脸近的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两人就这么看了对方几秒,余沐阳立马移开了脸,拿起外套捂住了脸。


“我睡觉啦,到了叫我。”


飞机落地,这下余沐阳可知道了去处。


“哲哲你是有读心术嘛?”


“啊?”


傅韵哲听着余沐阳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有点懵。


“啊,没事没事。”


余沐阳笑了笑,眼底是一片对舍夫沙万小镇的向往。


傅韵哲将这股向往尽收眼底,走过去牵上了余沐阳的手。


“走,出发去舍夫沙万。”


“好!”


The ten
公司里的小伙伴们正围成一堆抱怨着两人的出游。


“两人也真是的,出去玩都不带咱一起的!”


莫文轩出声展开了话题,却没想,引出小伙伴们一系列的抱怨。


可他们口中的两人,正在舍夫沙万的巷子里逛的开心。


傅韵哲忙着回复小伙伴们的消息轰炸,还得牵着余沐阳,不然他乱跑。


余沐阳走着走着停了下来,蹲下去装作系鞋带,可刚松开手的一瞬间,便迈开腿跑了起来。


等傅韵哲发现后,余沐阳已经跑了一点距离了。


傅韵哲大步追上,一把擒住余沐阳的衣服领子,张口就是一句怪罪。


“跑这么快干嘛,这里这么绕,丢了怎么办。”


余沐阳回头看了看傅韵哲,鼓起个腮帮子。


“你一直看手机。”


傅韵哲渐渐意识到自己的过错,笑嘻嘻地撒开了余沐阳的领子,并顺带揉了揉余沐阳那一头松软的头发。


“好啦,刚回他们消息呢,现在去哪呀?”


余沐阳腮帮子焉了下去,他果然还是防不住傅韵哲的笑脸,傅韵哲一笑,感觉,整个世界都灿烂了。


“去逛逛吧。”


“嗯嗯。”


两人在巷子里逛了逛便去了一条小吃街,边走边吃,时不时凑到对方耳边来几句悄悄话,再看着对方笑一笑。


此刻,有些美好呢。


回了酒店,两人早已肚子撑得不行,双双赖在床上,谁也不肯先洗澡。


“鲨鱼你先。”


“不了不了,哲哲你先吧。”


“鲨鱼你先去我到时候给你个礼物。”


余沐阳听到这句话,从床上一跃而起。


“好,你说的嗷!”


The eleven
等余沐阳洗完澡后,傅韵哲已经收拾收拾在睡觉了。


余沐阳见状,直接往床上扑了上去。


“什么嘛,礼物呢?”


傅韵哲已经快要进入梦乡,被余沐阳一扑,整个人都懵了。


“明天吧,明天给你。”


傅韵哲伸手捋了捋余沐阳因洗澡而打湿了一些的头发,又将被子往上拽了拽。


“好吧。”


余沐阳瘪了瘪嘴,带着些沮丧的回到了自己的被窝里。


“那晚安啦。”


The  twelve
一天的早晨就这么到来,余沐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傅韵哲早已坐在床边玩起了手机,连洗漱工作都做完了。


“怎么不叫我呀。”


傅韵哲抬起头,看着刚醒的余沐阳。


“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


“我昨晚的礼物呢?”


傅韵哲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先去洗漱。”


余沐阳横了傅韵哲一眼,嘴里不停叨叨着傅韵哲的不是。


“什么嘛,都等一晚上了,还得让我洗漱。”


可待余沐阳洗漱完后,傅韵哲又说等出去后再给。


“傅韵哲你要是被我发现你是骗我的,你就等着瞧!”


“不会啦,走啦走啦。”


The thirteen
余沐阳被傅韵哲拽入小巷中,刚进了巷子,便被一把推到墙上。


“干什么呀。”


余沐阳刚要发脾气,傅韵哲便拥过来,将他摁在墙上。


“余沐阳我喜欢你。”


傅韵哲的语气中带这些急躁,怕是早已忍不住了。


余沐阳一愣,这种事,他从没想过,也从没想到过,虽然两人之间早已很亲密了,就像,就像情侣一样,可要想突破这一张张嘴,讲两句的无形的网,也还需要两人的决心。


傅韵哲的决心有了,余沐阳呢?


“嗯。”


傅韵哲本已做好被拒绝的准备,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接受男男的。


“啊?”


余沐阳看着眼前的男生一脸疑惑,却又不想明讲给他听,糟心。


“随你想吧。”


余沐阳撂下一句话便气冲冲地往巷子外走,什么嘛,这么重要的时刻,话都听不懂了嘛!


“诶,我懂了我懂了,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傅韵哲冲出巷子,拉住余沐阳的手臂,将他转了过来。


“才没有呢,说了,随你怎么想。”


傅韵哲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


“好,那我单恋就好,那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接受我呢。”


傅韵哲搞怪的语气配上这话语,一下就把余沐阳逗笑了。


“我不会接受你的,你单恋一辈子吧。”


“好啊,那我就在你身边待一辈子啦。”


傅韵哲俯下身子,在余沐阳嘴边轻轻一啄,惹得余沐阳满脸羞红才慢慢移开。


“好啦,盖章啦,你不喜欢我也得喜欢我啦,因为盖了章就是我的人了!”


余沐阳伸手捶了下傅韵哲。


“什么嘛,你这个人真讨厌。”


“我还有更讨厌的呢,要试试嘛?”


傅韵哲的决心摆在那里,那么余沐阳的决心,也会显而易见。


“诶诶,话说我的礼物呢?”


“刚刚那不就是嘛。”


“什么嘛,不行不行,那不算,你得补一个!”


“好好好,补一个补一个。”





↪End
文总算写完了!一个星期的努力啊!不容易不容易,虽然flag倒了一天,诶,不提了不提了。













有关亲吻


/文笔普通,将就着看
/小小小短篇,生贺在写了,这星期应该就有的




屋子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但足以两人看清对方。                                  


傅韵哲和余沐阳偎在床上,缩在了床的角落。


两人的鼻息不约而同的打在对方身上,为刚刚的亲吻,留下一丝甜蜜。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


傅韵哲看着余沐阳被微弱光芒勾勒出的嘴唇,心中欲火难耐,再度把余沐阳死死地按在墙角亲吻。


“傅韵哲你轻一点。”


余沐阳乘着换气的空隙,挤出了话,可傅韵哲哪听的进去,依旧是激烈的吻。


傅韵哲伸出舌头,轻轻撬开了余沐阳原本闭着的嘴,再溜进他的口腔。


两人舌头交缠在一起,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份情趣。


待傅韵哲将余沐阳按在床上,在将要做更亲密的动作时,他总算控制住了自己。


“我去洗冷水澡。”


余沐阳瘫在床上,为刚激烈的亲吻羞红了脸。


等到傅韵哲洗完澡,余沐阳早已沉沉睡去,傅韵哲凑到他脸旁,轻轻一啄。


“晚安。”

点梗?

由于!昨天咱鱼哥生日!来,点个富裕的梗吧
then,你们来弄设定吧,

要没评论就尴尬了😂



(一定要有评论啊!)

鲨鱼生日快乐呀!
长大了,更好看了!妈妈会一直爱你的!
❤❤❤

把对你的喜欢,藏起来

/文笔普通,将就着看
#带点ooc




记,发烧了


餐厅里,电视里放着某档不知名节目,窗外的风铃响得清脆,墙上的钟,也在滴滴答答叫个不停。


厨房里叮叮咚咚的声响,打破了这片宁静。


像是来了一只捣乱的猫,扰得不得清静。


总算,在响了一阵后,展逸文拖着步子,小心翼翼地端着盛满了黑乎乎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碟子,走到了餐厅。


“池忆,过来吃饭。”


池忆在餐厅门口探出了大半个脑袋,闻了闻空气中不太好闻的气味,眼神又瞄到餐桌上那躺在碟子里的黑乎乎的东西。


“你又做了啥暗黑料理呀。”


为了一探究竟,池忆还是捂着头上的毛巾走到了餐厅。


刚落脚,又被展逸文推回了客厅的沙发上。


“穿鞋!”


池忆看着前方抱着手,盯着他的人,心里反驳的话语呼之欲出。


开口!反驳他!让他知道什么叫能言善辩!


“穿就穿嘛,凶什么嘛。”


???说好的反驳呢?说好的能言善辩呢?


怂!


展逸文看着池忆乖乖地穿好拖鞋,又自然地把毛巾递给他。


“走,品品暗黑料理去,看看你的厨艺有没有进步!”


池忆说着便迈开了步子,一步跨的老大,连脚步声都显得非常有力。


“池忆。”


“嗯?”


池忆刚一转身,迎面而来砸脸的毛巾是出自谁手,自然不用多说。


“烧退了就去洗毛巾,下午还得上课!”


展逸文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池忆站在原地发愣。


这是咋了?


待池忆洗好毛巾后,展逸文早已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看着电视,桌上那一盘黑乎乎的东西带碟子都不翼而飞了。


“你把饭吃完了?一点都没给我剩?”


展逸文抬头看了池忆一眼,又瞄了瞄厨房。


“去泡个拉面。”


池忆心中还是带着疑惑,可展逸文的话不能不听,便还是乖乖地去泡面了。


拉面想要煮的好,必然要泡一段时间。


展逸文看着电视里不知名的节目,瞌睡虫还是上了身。


池忆待拉面泡好后,端着碗走出了厨房,见着展逸文睡着了,倒也不觉得怪。


为了照顾发烧的自己,一整晚,展逸文可是没怎么合眼的。


小武哥哪去了?


大概是丢了吧。


池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展逸文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怎么可以睡得这么香,我都想和你一起睡觉了。


池忆跑上楼,拿了被子,又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将电视机关了后,便悄咪咪地在展逸文身边躺下了。


没过一会,池忆便沉沉地睡去。


客厅里,沙发上,两个小朋友依偎着彼此,睡得香甜。


是午后,阳光撒的不均匀,这里一片阳光,那里一片阳光。


微风划过,窗外的风铃又响了起来,钟也滴滴答答地叫着,前呼后应,仿佛在唱着一曲歌谣,清脆,悦耳。


餐桌上的拉面散发着香气,飘出窗外。



飘进梦里。











↪End










把对你的喜欢,藏起来

/文笔普通,将就着看



记,活动


“诶,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嘛。”


池忆迷迷糊糊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嘴里抱怨着展逸文一早那惨绝人寰地举动。


“池忆,你过来喝点牛奶。”


今天展逸文日常地起得早了些,连扯带拖得把池忆从床上拽了起来,动静闹得挺大,可几位老大哥却硬是没被吵醒,眼睛还闭得老紧。


池忆直起身子,站了起来,却又因为动作太猛,头晕目眩地又坐了下去。


“别急嘛,我缓缓先。”


池忆坐着坐着,又躺了下去,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天花板发呆。


展逸文无可耐烦地拖着步子走向了客厅,将手中的牛奶放在了茶几上。


“牛奶放这了。”


展逸文拖起池忆的脑袋,坐了下来,自然而然,池忆的脑袋便枕上了展逸文的腿。


瞧着池忆没点想去拿牛奶的意思,展逸文勉勉强强抬起点身子,拿了牛奶,又把池忆推了起来。


“喝。”


展逸文的语气有点强硬,池忆这才接了过来,一口干,嘴角残留的奶渍也不放过,舔了个干干净净。


池忆不轻不重地把杯子放在了茶几上,玻璃碰玻璃,发出了细微清脆的声音。


“这么早叫我起来干什么啊。”


池忆又懒懒散散地躺了下去,头发丝轻轻扫过展逸文的鼻尖,有点痒。


展逸文挠了挠鼻子,这才说出理由。


“小武哥说今天有活动,要分组的,你要跟谁一组啊。”


池忆仰视着上方同样也看着他的展逸文。


“我随便啊,你呢。”


展逸文移开目光,看向天花板,想说的话卡在嘴边。


“你们起这么早啊。”


何洛洛出现在楼梯口,捋了捋惺忪的头发,眼里朦朦胧胧的,应是才醒不久。


随着小武哥的叫声,大家陆陆续续下了楼梯,走在最后的是傅韵哲和余沐阳,两人缩在一起,拿着手机翻翻看看,无疑,两人又是在捣鼓着自拍。


池忆也从沙发上走开了,留展逸文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往常都是随机分组,如果我说想和池忆一组,会不会显得很怪啊,真是糟心。


大家收拾完后,一个接一个地上了大巴,池忆落在了后边。


大家落座后,只剩下一个展逸文身边的座位,池忆便坐在了展逸文身边,他不知道,这是展逸文不知赶跑了多少个人留下来的,看着窗外的展逸文嘴角的开心越来越藏不住。


“你要跟谁一组啊?早上还没回答我的。”


池忆对展逸文的不搭理有点来气了,明明早上还不这样的,车上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就他们这里,异常安静。


“我,”


在话脱口的一瞬间,车内响起了音乐,震耳欲聋的那种。


“想和你一组。”


池忆看着展逸文嘴巴一张一合,耳边又是音乐。


“啊?”

“想和你啊。”


展逸文提高了音量,可池忆好像还是没听见。


车也到了地方,两人坐的比较后排,在拥挤的过道里缓慢前行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触碰着,也不知是谁先握紧了对方的手,池忆凑到展逸文耳边。


“我也想和你一组。”


展逸文微微侧过头,耳朵不知怎么就通红的了,池忆直起身子,两个小朋友相视笑了笑,手也越握越紧。


其实,音乐声很大,可我的耳朵,好像只听得见你的声音,眼里,好像,也只会出现你。










↪End













虽然富裕也就一丢丢,但我也占个tag啦🙈